故事中国

八十天环游地球

集毕生精力,搜罗天下经典书库,立志建立网络四库全书!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第一章 斐利亚·福克和路路通建立主仆关系》

来源:故事中国 2016-04-05 围观:

八十天环游地球:第一章 斐利亚·福克和路路通建立主仆关系

1872年,白林敦花园坊赛微乐街七号(西锐登在1816年就死在这听住宅里),住着一位斐利亚·福克先生,这位福克先生似乎从来不做什么显以引人注目事,可是他仍然是伦敦改良俱乐部里最特别、最引人注意一个会员。

西锐登是一位为英国增光伟大演说家,继承他这听房子福克先生却是一位令人捉摸不透人物。关于福克先生底细,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位豪爽君子,一位英国上流社会里绅士,其他就一点也不清楚了。

有人说他象拜伦——就是头象,至于脚可不象:他脚并没有毛病,不过他两颊和嘴上比拜伦多一点胡子,性情也比拜伦温和,就是活一千岁他大概也不会变样。

福克确实是个道地英国人,但也许不是伦敦人。你在交易所里从来看不到他,银行里也见不着他,找遍伦敦商业区任何一家商行也碰不上他。不论在伦敦哪个港口,或是在伦敦什么码头,从未停泊过船主名叫福克船只。这位绅士也没有出席过任何一个行政管理委员会。不论在律师公会中,不论在伦敦四法学会中院、内院、林肯院、或是格雷院,都从未听到过他名字。此外,他从来也没有在大法官法庭、女皇御前审判厅、财政审计法院、教会法院这些地方打过官司。他既不开办工厂,也不经营、农业;他既不是搞说合掮客,又不是做买卖商人。他既未加入英国皇家学会,也未参加伦敦学会;既不是手工业者协会成员,也不是罗素氏学会会员;西方文学会里没有他位置,法律学会里也没有他名字;至于那仁慈女皇陛下直接垂顾科学艺术联合会眼他也毫无瓜葛。在英国首都,自亚摩尼卡学会一直到以消灭害虫为宗旨昆虫学会,有着许许多多这样大大小小社会团体,而福克先生却不是其中任何一个团日体成员。

福克先生就只是改良俱乐部会员,瞧,和盘托出,仅此而已。如果有人以为象福克这样古怪人,居然也能参加象改良俱乐部这样光荣团体,因而感到惊讶话,人们就会告诉他:福克是经巴林氏兄弟介绍才被接纳入会。他在巴林兄弟银行存了一笔款子,因而获了信誉,因为他账面上永远有存款,他开支票照例总是“凭票即付”。

这位福克先生是个财主吗?毫无疑问,当然是。可是他财产是怎样来呢?这件事就连消息最灵通人也说不出个究竟,只有福克先生自己最清楚,要打听这件事,最好是问他本人。福克先生从来不挥霍浪费,但也不小气吝啬。无论什么地方,有什么公益或慈善事业缺少经费,他总是不声不响地拿出钱来,甚至捐了钱,还不让人知道自己姓名。

总而言之,再也没有比这位绅士更不爱与人交往了。他尽可能少说话,似乎由于沉默寡言缘故,他性格越显稀奇古怪,然而他生活是很有规律,一举一动总是那样准确而有规律,老是一个样子。这就更加引起人们对他产生了奇怪猜测和想象。

他曾出门旅行过吗?这也很可能。因为在世界地理方面,谁也没有他知识渊博,不管什么偏僻地方,他似乎都非常熟悉,有时他用简单明了几句话,就澄清了俱乐部中流传有关某某旅行家失踪或迷路众说纷纭流言。他指出这些事件真正可能性,他好象具有一种千里透视天资,事情最后结果,一般总是证实了他见解都是正确。这个人理应是个到处都去过人——至少在精神上他是到处都去过

不管怎样,有一件事却是十分肯定:多年以来,福克先生就没有离开过伦敦。那些比别人对他了解稍微多一些人也可以证明:除了看见他每天经过那条笔直马路从家里到俱乐部去以外,没有人能说在任何其他地方曾经看见过他。

他唯一消遣就是看报和玩“惠司脱”,这种安静娱乐最合于他天性。他常常赢钱,但赢来钱决不塞入自己腰包。这笔钱在他做慈善事业支出预算中,占一个重要部分,此外还必须特别提出,这位绅士显然是为娱乐而打牌,并不是为了赢钱。对他来说,打牌可以说是一场比武,是一场对困难角力:但这种角力用不着大活动,也用不着移动脚步,又不会引起疲劳。这完全适合于他性格。

人们都知道福克先生没有妻子儿女(这种情况,对过分老实人说来是可能),也没有亲戚朋友(这种情况,事实上是极其少见)。福克先生就是独自一个人生活在赛微乐街寓所里,从来也没有看到有人来拜访他。关于他在家里私生活,从来也没有人谈起过。他家里只用一个仆人。他午餐晚餐都在俱乐部里吃,他按时吃饭,就象钟表一般精确。他用餐地方,老是在一个固定餐厅里,甚至老是坐在一个固定桌位上。他从没请过会友,也没招待过一个外客。晚上十二点正,他就回家睡觉,从没住过改良俱乐部为会员准备舒适卧室。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待在家里有十小时,要么就是睡觉,要么就是梳洗。他在俱乐部即便活动活动,也准是在那铺着镶花地板过厅里,或是回廊上踱踱方步。这走廊上部装着蓝花玻璃拱顶,下面撑着二十根红云斑石希腊爱奥尼式圆柱子。不论是晚餐午餐,俱乐部厨房、菜肴贮藏柜、食品供应处、鲜鱼供应处和牛奶房总要给他送来味道鲜美、营养丰富食品;那些身穿黑礼服、脚登厚绒软底鞋、态度庄重侍者,总要给他端上一套别致器皿,放在萨克斯出产花纹漂亮桌布上;俱乐部保存那些式样古朴水晶杯,也总要为他装满西班牙白葡萄酒、葡萄牙红葡萄酒或是掺着香桂皮、香蕨和肉桂粉红葡萄酒;为了保持饮料清凉可口,最后还给他送来俱乐部花了很大费用从美洲湖泊里运来冰块。

如果过这样生活人就算是古怪,那也应该承认:这种古怪却也自有它乐趣。

赛微乐街住宅并不富丽堂皇,但却十分舒适。因为主人生活习惯永远没有变化,所以需要佣人做事也就不多。但是福克先生要求他仅有一个仆人在日常工作中一定要按部就斑,准确而又有规律。就在10月2日那一天,福克先生辞退了他仆人詹姆斯·伏斯特,他被辞退原因仅仅是:他本来应该替主人送来华氏八十六度剃胡子用热水,但他送来却是华氏八十四度热水。现在伏斯特正在等候来接替他新仆人。这人应该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间来。

福克先生四平八稳地坐在安乐椅上,双脚并拢象受检阅士兵一样,两手按在膝盖上,挺着身子,昂着脑袋,全神贯注地看着挂钟指针在移动——这只挂钟是一种计时,计分,计秒,计日,计星期,计月,又计年复杂机器。按照他每天习惯,钟一敲十一点半,他就离家到改良俱乐部去。

就在这时候,福克先生在小客厅里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被辞退那个詹姆斯·伏斯特走了进来。

“新佣人来了。”他说。

一个三十来岁小伙子走了进来,向福克先生行了个礼。

“你是法国人吗?你叫约翰吗?”福克先生问。

“我叫若望,假使老爷不反对话,”新来仆人回答说,“路路通是我外号。凭这个名字,可以说明我天生就有精于办事能耐。先生,我自信还是个诚实人,但是说实在话我干过很多种行业了。我作过闯江湖歌手,当过马戏班演员,我能象雷奥达一样在悬空秋千架上飞腾,我能象布龙丹一样在绳索上跳舞;后来,为了使我才能更发挥作用,我又当过体育教练。最后,我在巴黎作消防队班长,在这一段经历中,我还救过几场惊险火灾呢。可是,到现在我离开法国已经五年了。因为我想尝尝当管家生活滋味,所以才在英国当亲随佣人。如今我没有工作,知道您福克先生是联合王国里最讲究准确、最爱安静人,所以就上您这儿来了,希望能在您府上安安静静地吃碗安稳饭,希望能忘记以往一切,连我这个名字路路通也忘……”

“路路通这个名字倒满合我口味,”主人回答说,“别人已经向我介绍过你情况。我知道你有很多优点。你可知道在我这里工作条件吗?”

“知道,先生。”

“那就好,现在你表几点?”

路路通伸手从裤腰上表口袋里掏出一只大银表,回答说:

“十一点二十二分。”

“你表慢了,”福克先生说。

“请您别见怪,先生,我表是不会慢。”

“你表慢了四分钟。不过不要紧,你只要记住所差时间就行了。好吧,从现在算起,1872年10月2号星期三上午十一时二十九分开始,你就是我佣人了。”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