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鬼故事

本栏目包括鬼故事。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不要忘了我

来源:故事中国 2017-10-24 围观:

不要忘了我

(网络图片,与正文无关)

人的憎恶,很多时候,是很难变更的。

最讨厌的,是葬礼。黑色,是死亡的颜色,却偏偏不是寂静的。哭泣的声音,敲锣打鼓的声响,混杂在一起,几乎可以将人撕裂。

仪式,除却仪式,还是仪式。

大家,到底是为了失去亲人而难过,还是为了展示自己失去亲人的难过?

敲敲打打地,到底是为了送走那些滞留不走的,还是为了吸引他们长期驻留?

每个人,或白色,或红色的带子,绑在腰间。亲,或疏,难道那些我们看不见的,真的能通过这些颜色来辨认我们吗?

人类的世界,太复杂,太纷乱,所以,逃到另一个世界的,曾经是人类的,是否就更加轻松,或者幸福呢?

很多问题,是无法探究的。

死亡,可以探讨,可以研究,但是,谁知道死后,到底是怎样的光景。一旦消亡,就通往另一个世界,就好像,现在的我们的生命,是在一段路上,而另一段生命的开始,是以什么为代价的呢?或者,所谓的生生不息,其实,只是一个骗局?

佛家的轮回,基督教的天堂,印度教的等级……

一个死去的人,无论如何,那些思想,是无法传达的吧!因为,已经处在不同的空间了。生和死的空间,人和魂的空间,谁知道呢!

人在死去的那一瞬间,重量,会有一部分消失,那些失去的部分,到底是什么?是道家的气,还是被天使带走的魂,抑或是……

人和人之间,沟通的方式,很多。聋哑人之间,或者是手语,或者是用手指触摸的盲文。多困难,人,总是要向外界探出手,因为,谁也不能享受孤独吧!我们只是在承受,在忍受……这样的孤寂,会让人崩溃的。相熟的人,一个眼神,便已经了然。为了被了解,为了被接触,人类,一直在努力。

那么,如果,他们真的存在。他们,也一定很想被听到吧!

曾经听人说过,殡仪馆工作的人,有着很多自己的规矩。很少的一部分,被我们这些有幸没有机会成为行内人的人听到,其中,微乎其微的部分,被我们知道。

殡仪馆,其实就是一个冰箱。而,尸体在存放的期间,是不欢迎友人,或亲人去瞻仰仪容的。只有到了出殡的那天,经由入殓师的化妆之后,我们才可以去见到他们。很多时候,那些化妆师会要求亲属提供死者生前的照片,以免修正出来的结果和亲属记忆中有偏差。

其实,人在死去后,好像死鱼一样被急冻。冰融了,还能有什么面貌可言?面无血色,那已经是比较柔和的用词了。所以,很佩服那些送那些人走最后一段路的人,坚强到无复伦比。

解冻,或者是其他,尸体的表面,总是免不了会有着一层水汽。触上去,滑腻冰凉,令人心惊。死后僵硬……

人啊,还是被活人吓好些!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宜,就一直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

最开始的开始,只是像蚊子一般,嗡嗡的,偶然发作,令人心烦的声音。然后,那声音,出现的频率,越发地频繁,越发地清晰,越发地,令人觉得发寒。

对了,是……但又好像不是……或者,是因为那阴冷的声线的出现,睡眠充足,变成一个相当遥远的梦想,脑袋昏沉,那是正常的。

不过,最近的日子,不知道是否真的带黑色的。四月,五月之间,宜的家中,已经接连办了三场法事。是的,家中那些爷爷辈,奶奶辈的人,似乎极难忍受炎热的天气。犹如黄金一般宝贵的暑假,就这样在一片惨淡的白色中,虚度。

不是宜没心没肺,而是自小,宜就和父亲那边的亲戚,不是很亲。母亲强势,趋吉避凶,谁不会?正好,这次,那三个老人,都是父亲那边的,称谓什么的,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所以,自然,悲喜也无处表露。只是一张张陌生的黑白照片而已,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心头,那不舒服的感觉,再次浮现。揉着太阳穴,宜,开始仰天长叹。

“为什么?”

宜,一个惊颤,跳开,往身后看去。那一声为什么,不是宜发出的,却仿佛是有人在他的耳边轻语,带着微微的,浅浅的,寒意。

“难道是幻听严重了?”宜,开始自言自语了。

或者是人的共性吧,精神差的时候,就喜欢和自己讲话,就好像其实自己是两个人,然后,多个人,或许就不怕了,或许就不会那么容易出错了。

但是,很不幸的是,那声音,没有消失。

清晰地,宜听见了,“为什么,忘了我?为什么?”

宜捂着耳朵,开始跟自己说话,说着自己幻听是听到的话,然后告诉自己,那个声音,其实是自己的。

事实,永远是残酷的,所以,自说自话的宜,从那天之后,开始了绵长的痛苦。

性别,或者是男……

笔记本上,宜,皱着眉头想着,写着。

我忘了那个谁?

就这个问句的内容,那个人和我认识?但是,自小,我就没得罪什么人,更何况,那个好像,也许是灵体,或者只是声音。

寒毛,开始发作。

宜坚定的抚平,然后,继续寒……

为什么?

那是个问句,好像是个废话。但是为什么,并不是是非题。就像是政治考试问答一样,最开始,引一个什么东西,然后问,这是否正确。你的是否回答的结果,最多,只有一分。然后,加上一个为什么,你就可以长篇大论地发表言论了。

这个“为什么”有内容,但是悲哀的是,宜,是一个没有什么内容的人。所以,这个接近空白的人,脑袋空白之外,脸色也相当地白,是苍白。因为,那个声音,又开始幽怨起来了。

我可以相信前世今生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可惜啊,那个声音,就好像刻录好的磁带,翻过来,倒过去,都是一样的内容。再多的揣测,也只能是无力的呻吟,在寂静的夜里,归于平静,在喧闹的白天,淹没在空气之中。

发青的脸色,严重的黑眼圈,几分钟就陆续有来的哈欠,这样的状态,任是谁,都看得出宜的不对劲,但是,第一次知道某人,也是可以如此一针见效,如此……

就宜认识某人的历史看来,某人,神经大跳过几乎所有的史前人类,这次,犀利而严肃地问了宜,“最近,你晚上是不是都这样精神不振?”

最近,是最近,而且,该问句,是一种延续的格式。混乱的脑子中,忽然就出现了英文老师的孜孜不倦的教诲,ING是现在进行时,就是该时刻正在发生的动作,H*E + 动词的过去时态,就是现在完成时,过去发生,一直延续到现在。

昏昏沉沉地,宜点着头,“哦,原来是这样。”

“你又知道什么?”某人讶异。

“原来英文老师说的时态,是这样的啊!”

一个爆栗,重重落在宜的头上。

宜一个吃痛,委屈地,仰望面前高过自己半个人头的某人,哀怨。身高也就罢了,体型上的差异,更是一种不可能超越的距离,所以,哀怨,也益发发酵地酸楚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最近惹上麻烦了?”

某人开始严肃地说着些什么了……这是宜脑子中最后的念头,然后,眼睛不自觉地闭上,会周公去了。

某人周遭的环境,分外宁静,分外安详,分外,会让人忽略那一直环绕在耳边的寒意。

一觉醒来,宜神清气爽,感觉到身边一双有神的眼睛,正炯炯地看着自己,那不能忽略的怒火,宜谄媚地笑着,缓缓抬起头。

“你惹到一些东西,很严重……”某人说地很直,宜,很,不受用。

“你说的东西,是……”宜小心遣词。

“就是你心中想的,你最近经常听到的声音。”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别拿走我的骨头
下一篇:诡异电梯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