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该死的胶囊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 2016-11-09 围观:

故事会2014年06期海外故事:该死的胶囊

处心积虑

弗莱斯是迈克公司的总经理,事务繁忙。但今天,他却推掉所有事务,亲自去机场接一个人,还亲自把他送回了家。这人,就是他的养父老迈克先生的亲生儿子小迈克。

老迈克早早让佣人备上了一桌晚宴,邀请弗莱斯一块享用。席间,他恳切地看着弗莱斯说:“这些年公司全靠你打理,辛苦了。现在,我的儿子也拜托你了。”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文件,摆在两个年轻人面前,道,“等我死后,董事长的位置由我儿子继任,但作为答谢,我会把百分之十的股份送给弗莱斯你,如何?”

这时,小迈克真诚地点头道:“爸爸,放心吧,我会好好继承家业。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也是弗莱斯应得的。”

老迈克更开心了,立刻提笔在文件上签了字,说:“改天我们再找律师公证一下就成啦。”说完,郑重地把遗嘱折好,放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三人一直聊到深夜,弗莱斯才起身道别。回家路上,他一边回想着小迈克踌躇满志的样子,一边狠狠地骂道:“毛头小子一回来,你们就立遗嘱和我撇清关系。呸!你们把我当成公司过渡期的工具吗?”同时他又暗自庆幸:哼哼,幸好我早有准备。

原来,早在一个月前,他已经从黑市药剂师罗恩那里,得到了一件梦寐以求的东西。他还记得罗恩把东西交给他时,说明道:“这药的成分和老迈克用来治疗心脏病的药一模一样,我只是略微改变了一下分子式里原子的排列顺序,药效便和原药相克,会缓缓刺激心脏病发作。”

见弗莱斯还不放心,罗恩哈哈笑道:“其中细微的差别,除我以外,没有药物专家能觉察。而且为了促进吸收,我特意用了一种较快融化的胶囊。放心吧,你的钱不会白花。”弗莱斯这才松了口气。

所以这一个月来,老迈克都在吃他偷梁换柱的假药。只是弗莱斯本来算好,小迈克海外学成归国之前,老迈克就会一命呜呼。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小迈克竟然提前毕业了。这让弗莱斯有些心烦意乱。

完美计划

很快,小迈克就迅速熟悉了公司业务。一天,他把弗莱斯叫到办公室。一进门,弗莱斯就发现桌上满满一堆财务报表,心里不由一咯噔:这两年他用公司的资金赌博输了不少钱啊。

只听小迈克淡淡地说道:“公司这两年的财务状况有些混乱,我准备着手清理,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不过,我父亲身体不太好,这事就不要惊动他了。”弗莱斯虽点点头,心里却盘算:只有老迈克留给自己的那笔遗产,才可以先补上这黑洞。于是,他决定铤而走险。

第二天,弗莱斯向小迈克报告了一起公司财产纠纷,小迈克二话不说就出差去了。而弗莱斯自己则来到了老迈克家里。

他刚进卧室,只见老迈克正坐在被窝里,女佣在收拾满地的玻璃渣子。弗莱斯问怎么回事,女佣委屈道:“刚才我服侍老迈克先生吃药,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

弗莱斯连忙和颜悦色地说:“迈克先生身体不好,心情差,你别见怪。现在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女佣这才如释重负地离开了。

弗莱斯关上门,转身说:“小迈克刚出差去了,我来看看你。”接着,他假装欲言又止道,“我本不该说,可公司那边……”

“公司怎么了?”老迈克立刻关切道。

弗莱斯又故作无奈地说:“最近财务出现了些问题,小迈克今天就是去解决财务官司的。我还听说他常打电话跟您的律师请教法务问题呢。”

老迈克一听,赶紧气喘吁吁打电话让自己的律师赶到家里来。接着,他继续追问:“弗莱克,我把你也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公司的状况你千万不要瞒我!”

这时,弗莱斯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二郎腿一跷,点了支烟,娓娓道来:“那当然。我今天来就是跟你和盘托出的。其实,公司财务的篓子,全是我捅的。”接着,便把自己这些年干的勾当一一道来。

只见老迈克瞪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捂着胸口,眼睛四下里打转。

弗莱斯嘲笑道:“找药吗?不过你没觉得这药越吃身体越差吗?嘿嘿,这药可是我花了大价钱的。今天我来,是要来取那笔本来就属于我的钱,实在抱歉,要怪就要怪你的宝贝儿子,查账查到我身上来了。那笔钱我只不过是提前预支罢了。遗嘱在保险柜里吧?放心,密码我清楚,我会让大伙儿第一时间看到它的。”

这时,老迈克已气得僵在那儿,一动不动了。弗莱斯赶紧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没气了。

弗莱斯马上戴上手套,从柜子里拿出电热毯,把老迈克裹上,定时一个小时,这样,从体温上判断老迈克的死亡时间,就会比真正的时间要晚,警察便不会怀疑他了。

随后,他从保险箱里取出了遗嘱,左思右想放在哪里最合适呢?对了,就按照老迈克的习惯,把东西放进胸前口袋里。

他看看表,估计等律师赶到的时候,正好成为遗嘱的见证人,遗嘱就会受到法律保护,产生效力,不会出现变数。

做完这一切,弗莱斯又仔细思考了一遍,觉得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位了,实在是天衣无缝。

百密一疏

弗莱斯走出卧室,下楼对佣人说:“老迈克先生说想休息一会儿,等律师来了叫醒他。他还交代晚饭要留大家一起吃,我到附近买瓶好酒去。”

说完,他匆匆开车来到红酒店,特意找到老板,帮自己挑选了两瓶上好的红酒,这才赶回老迈克家。他想得很周到:到时即便有人怀疑自己,佣人和酒店老板就是自己不在现场的证人。没多久,律师赶到了。弗莱斯和他拥抱问好之后,说:“稍等,我上去叫醒迈克先生吧。”

接下来,他走进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拔下电热毯,藏好,这才冲下楼大叫:“不好了,迈克先生去世了。”

律师和佣人急忙冲上楼,翻了翻老迈克的眼皮,确认他已死亡,赶紧报了警。

警察和医生很快来了,一切按照弗莱斯的设想进行着。医生检查出老迈克是心肌梗塞致死,根据死者体温判断,死亡时间大约在半小时前,那时弗莱斯正在外买酒。在老迈克的口袋里,搜出一张纸。可令弗莱斯没想到的是:纸上的字迹已无法辨认,因为上面沾满融化了的胶囊和药液。尽管警局的技术人员小心修复,可是字迹已经被药液腐蚀掉了。而且经过技术人员辨别,融化了的胶囊和药液是老迈克平时治疗心脏病的药物。

警察不解地说:“迈克先生怎么会把药放进口袋里?”

这时,一旁佣人恍然说:“哦,想起来了,早上我正准备服侍先生喝药,可不小心打碎了杯子,先生对我发脾气时,顺手把手里的药放进了口袋里,他平时总爱往那口袋里放放东西。”

警察最后得出结论,老迈克口袋里的那张纸很可能是遗嘱,写好的遗嘱被习惯性地放进口袋里,但却被忘在口袋里的胶囊药融化后腐蚀了。至于胶囊为什么会融化,警方觉得十分可疑,决定继续调查。

弗莱斯此刻万念俱灰,他的耳边回想起了不久前药剂师罗恩的话:“为了吸收得更快些,我特意用了一种较快融化的胶囊呢。”弗莱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会毁在这天衣无缝的胶囊上。

现在,他已无力回天,警方已经通知在外出差的小迈克回家了。弗莱斯明白,即使警方没有查出胶囊的破绽,自己给公司造成的资金黑洞马上也会被小迈克查出来。自己所有的心血就要白费了。

这时,弗莱斯来到院子里,望着来往调查取证的人们,仰天绝望地骂道:“该死的胶囊!”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6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智退银烛
下一篇:本期主题:拜师学艺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