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心底藏有一抹伤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单车路上 2016-11-11 围观:

故事会2014年07期中篇故事:心底藏有一抹伤

1.赶鸭上架

周延是个医生,今年二十九岁,工作忙,婚姻大事一直没着落,可把家人急得哟!这不,前些天,爸爸老周跟老同事林师傅聊起来,得知他女儿林晓跟周延差一岁,目前还是“待字闺中”,俩爸爸就打起了主意,决定撮合俩孩子。

这天周末,值完夜班回来的周延睡得正香,硬是被老爸拉起来。老爸塞给他一个地址,让他相亲去!周延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说真的,交个朋友,他倒是不抵触,但他自由惯了,实在不想被那小红本拴住。可是这次,面对老爸的强硬态度,周延只好硬着头皮出门了。

来到约定的咖啡馆,两人见了面。周延惊奇地发现林晓竟然是自己的高中校友,而且就在隔壁班,当年进进出出的,肯定见到过,只是当时大家都比较腼腆,没怎么接触而已。

寒暄了一阵,两人又聊了聊彼此熟络同学的情况。最后,双方都委婉地表示了对对方不“来电”,两人这才松了口气。准备道别时,“喂,你等等!”林晓突然又把周延叫住了。

周延一怔:“怎么了?”

林晓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你能不能假装做我的男朋友?”见周延表示不解,林晓解释说:“也就是在父母面前演演戏,这样,他们以后也不会再逼我们‘认识新朋友’了。”

听了这主意,周延有点吃惊,问林晓:“难道你不想结婚吗?你年纪也差不多了吧?”林晓面露难色,不过还是向周延和盘托出了。

林晓本来有一男友,可人是外地的,家里条件也不好,父母坚决反对。林晓没办法,只好假装跟男友分手,等他在外地创业有点成绩了,再回来向父母坦白。现在,只要周延跟她假装一段时间的情侣,家里也不会再烦他们了。周延起初有点犹豫,被林晓这么一说,觉得这样对自己也好,至少可以省去不少唠叨,就顺势答应了。

回到家后,老周拉着儿子问东问西的,周延扯了几句谎,可把老两口乐得眉开眼笑。

往后的两个月里,周延每隔几天就出去走走,对父母就说是跟林晓约会去了;平时在家里,他也时不时看看手机,发个短信,偷偷乐一下,演的有一出是一出。林晓那边也配合得不错,于是两家父母都没看出丝毫破绽。

这天,周延刚“约会”完回到家,就被老爸叫住了:“儿子,来,跟你商量个事,你看啊,你跟林晓也谈了几个月了,进展怎么样?”

“还行吧,怎么了?”周延看似淡定,心中却一紧,想着不会是哪里露馅了吧,不料老周接着说:“呵呵,是这样的,这不快放假了嘛,我们单位有个去北京的疗养,老林他们也去,我们就想把你和林晓也带上,这样两家人也能熟络熟络,增进下感情,你看怎么样?”

周延一听,心里打一万个不愿意,一起旅游的话,想不露馅太难了,于是就推脱道:“爸,你们老一辈的去旅游,我们小年轻跟着凑什么热闹?也玩不到一块去对吧,我看还是您老几个好好去玩吧!”

“你这孩子说的,到了北京,你们可以玩自己的啊,这难得有机会两家人一起处处,多好啊!我和你妈也想看看未来的儿媳妇不是……”

老周絮絮叨叨地又说了一大堆,周延被说烦了,就不再反驳,老周看着满意了,说了一句“就这么定了”,转身回房睡觉。周延正郁闷呢,林晓来电话了。

原来,林晓那边也“被商量”了。两人聊了大半天,把旅游用的“新剧本”策划了出来。还别说,通过两个月的各种对戏,两人已经发展成非常熟络的“战友”了,用林晓的话说,周延现在已经晋升为她的“男闺蜜”了,北京这场硬仗,他们觉得丝毫不在话下。

2.意外失踪

转眼就到了出发的日子,以前,周延一直是在自己父母面前演独角戏,在“岳父岳母”面前,他还真有点紧张。林晓看起来倒是很自然,“叔叔阿姨”叫得那叫一个甜。看周延拎行李辛苦,还时不时给递水擦汗。两家父母暗喜:看来两人的感情突飞猛进了,也许很快就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到北京后,两家父母住进了单位团订的酒店,周延和林晓就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两间房住下。

晚饭后,周延觉得无聊,就来找林晓:“走,哥带你去逛逛首都的夜店!”正好林晓也想出去走走,两人就来到了北京有名的三里屯。还别说,周延还挺吃香,不一会儿,就被几个女孩拉进了舞池。

林晓不爱跳舞,只好一个人喝起酒来,她本来酒量就不好,没承想,这“鸡尾酒”是混合酒,度数还真不低,稍微多喝了点就上头了。她想找周延,可是四处都没望见,她想打电话,可这时,她连电话上的数字都看不清了……

其实周延也没走远,他跳了几曲,有点不放心,就回去找林晓。可是奇怪了,林晓不见了,而且找遍整个酒吧都没有,打她电话也没人接。慌乱之下,周延折回宾馆,发现林晓根本没回来过。

这下周延可急坏了,怕老人担心,他还不敢告诉父母,只好又回酒吧附近找,直到清晨才回到宾馆,还是不见林晓。周延是真累了,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直到中午,周延才醒,回想起昨晚的事,他赶忙去敲隔壁的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是林晓,她回来了!周延欣喜若狂,拉起她的手连珠炮般问:“你昨晚去哪儿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了?电话也不接?急死我了知不知道?”

林晓神情憔悴,面对周延的问题,她抽回手,挤出一丝笑容:“没去哪,一个人无聊到处逛了逛。我累了,想休息。”说完,就关上了门。

周延觉着林晓这状态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肯定有事瞒着自己,但他转念一想,女孩子嘛,有时难免会作,就自个儿回房间补觉去了。

之后的两天,两家又一起去游玩了几个景点,周延对林晓也是体贴备至,态度殷勤,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但晚上一回宾馆,林晓就默默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周延琢磨着:那天在酒吧,林晓肯定出了什么事,可她不肯说,自己这个“冒牌男友”也不好多问。

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天的旅行,一回到家,周延就抱着枕头不肯起来了。这一觉睡了差不多一整天,周延做了好多梦,可是每个梦里都有林晓,而且好像每个梦都是那一晚林晓失踪后的情形。

3.难言之伤

醒来后,周延终于耐不住好奇,主动打电话约林晓见面。

一见面,周延感觉林晓似乎好了些,不过还是少了以前那种开朗活泼的劲儿。扯了些有的没的,周延总算进入了正题:“那天晚上,你离开酒吧到底去哪儿了?回来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问完,林晓就沉默了,周延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林晓。大约过了五分钟,林晓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最后也没发生什么,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得保密。”周延急切地点点头。

原来,那天林晓喝醉后,趴在桌上睡了过去,边上一个流氓起了贼心,于是他装作熟人,搀起迷迷糊糊的林晓,把她带出了酒吧,来到了一间偏僻的小旅馆。可当他脱了林晓的衣服,正欲施暴时,被她身上一道伤疤吓到了。这下那人完全没了兴致,一盆冷水浇醒了林晓,赶她离开。林晓醒来后,看到周围的情形,立刻就明白了,她没有喊叫,只是冲那人冷冷一笑,穿上衣服离开了。

出了那家小旅馆以后,林晓心情很糟,她不想回宾馆,就独自在午夜的北京游荡起来,最后在公园的长凳上睡着了,直到第二天被清洁工叫醒后,才回的宾馆。

“原来是这样,还好你没吃什么亏啊,不过你那道伤疤……”林晓说完后,周延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话一出口,他就感觉自己失言了,本来嘛,人家女孩子身上有这么一道伤疤,而且位置又这么私密,怎么好对一个大男人说?

果然,林晓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还真是喜欢刨根问底啊!”

周延赶紧说:“我顺口问问的,你不想说就别说了吧。”

林晓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其实……这还是我们高中毕业那会儿留下的……你还记得毕业那年暑假,学校通知我们去拿毕业照的事吗?”周延觉得纳闷了,她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不过那次回学校的经历,周延印象倒是挺深的,他说:“记得啊,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呵呵,那次我有事去晚了,别的同学拿了照片都走了。”林晓边说,边搅动着饮料,她也不看周延,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似的,“但是当我从教学楼出来时,楼上突然掉下来一大块玻璃,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砸晕了过去,醒来就在医院了。”

此刻,林晓仿佛陷入了回忆,根本没注意到周延震惊的表情,她接着说:“后来听说是张老师听到声音,出来看到我了,才把我送去医院。医生说伤口很深很长,不过还好只是在皮肉,没伤及内脏,但最终还是留下了这道伤疤。”

林晓说完,周延才算反应过来,他猛灌一口饮料,又深深地吸了口气,林晓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说:“我讲的又不是鬼故事,你至于这么怵么?”周延尴尬地笑了笑,说:“还好只是留了一道伤疤,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林晓把目光移向别处,仿佛对着空气说:“对于女孩子来说,这道伤疤可能毁了她的一生!”

听了这话,周延注视着林晓,林晓看着窗外,眼中布满雾气。周延不知怎的,心里一阵发紧,仿佛被紧紧揪住似的,两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此刻的周延心里五味杂陈,如坐针毡,他正想找个借口离开,林晓却先开口了:“我们假装情侣那事,我看也到此为止吧。”

“为什么?我们合作得不挺好?难道你男朋友回来了?”周延心里一阵莫名的失落,连着问了三个问题,林晓只是笑了笑说:“我哪有什么男朋友,都是当时骗你的,我这样的,还能有人要啊?”

周延赶忙说:“其实你挺好的啊,一道伤疤不至于影响这么大吧,配谁不配啊!”这话倒是不假,虽然林晓不是那种第一眼美女,但也属于清秀型的邻家女孩,再加上活泼的性格,应该挺招人喜欢的。认识这么久,说真心话,周延对林晓不无好感。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7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