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网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姑娘出嫁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佚名 2016-02-03 12:23:47 围观:

故事会:姑娘出嫁

二霞有个姐,叫大霞,二霞还有个弟,叫雪球。

过完十六岁生日,就有媒人到二霞家说媒了。是奶奶娘家余家湾的媒婆,跟奶奶是好朋友。媒婆把二霞说给了苏家屋的苏木匠。奶奶对二霞的婚事很慎重,她一脸严肃地对二霞说,大霞是搞造反的年代,跟人到处跑,坏了罗家做姑娘的规矩,她日子过得咋样,你看见了,那年头天下乱哄哄的,我管不住,现在社会太平了,我要按老规矩,正正经经替你说婆家。嫁出去,你要争气,好好当姑娘,给罗家下一辈女伢做榜样,将罗家的门风树起来。想想,奶奶又说,这都是为你好。二霞顺着她的话点点头。

后来,二霞才晓得是苏木匠的父亲看中了自己,托媒婆来说的。那天媒婆来提亲拿走了她的生辰八字,留下了苏木匠的生辰八字。双方得请算命先生掐掐,看看是不是合婚,合,才可以;不合,就作罢。这边是她父亲请廖家屋的廖瞎子掐的,说合。苏木匠那边是请闫家屋的闫瞎子掐的,媒婆很快过来说合。双方都掐得合,这婚事等于铁板钉钉了。

媒婆乐滋滋地对奶奶说,照规矩办。

奶奶一口应道:那当然!

这天,二霞从地里干活回来,雪球像遇见了啥稀奇事般,跑来对她说,二姐,家屋来了下放户,他家有个男伢,长得可好看了,你快去瞧瞧。二霞一愣,忙对雪球摆摆手让他一边去。雪球仍一本正经地说,真的,哄你是小狗。二霞装作不睬,倒碗茶坐下来。前段日子干活时,二霞就听堂嫂她们说屋场要来下放户,没想到说来真来了。那男伢到底有多好看?二霞心里一晃悠,想去瞧瞧。快中午了,将茶一气喝了,她拎个菜篮子出去了。

二霞朝队屋走去,下放户来了,准住在队屋。顺那条小路,疾步来到队屋,见队屋门开着,二霞朝里瞥了眼,屋里有位瘦瘦的戴黑呢子帽的中年人在扫地,没男伢。二霞来到菜园,撇白菜时,心想那男伢可能到学校去了;拔萝卜时想,估计这家没女人,不然男人咋扫地呢。将菜摘好,二霞蹲在园边水塘旁一块石头上,撩水洗一只大萝卜,洗好往篮里放时,见水塘对面有位穿红绒衣的男伢在用水桶打水,那眩目的红绒衣犹如一团火般吸引了二霞的目光。男伢将一只水桶装满水,双手拎着桶梁费力地往塘坝上移,移到塘坝上,又拎另外一只桶。瞧他笨拙地将水弄得泼泼洒洒,二霞料定他准是那男伢。二霞看他用扁担钩勾住桶梁将水挑走了,白菜也顾不得洗了,拎起菜篮子快步从菜园出来,想凑近看看他到底长的啥样。

二霞晓得走快点在厕所那能撞见他。她来到厕所,男伢挑着水桶还在上坡,距厕所有截路。二霞将菜篮子放在厕所外,钻进去了。磨磨蹭蹭从厕所出来,男伢挑着水桶来了,二霞拎起菜篮子望他,却见他将挑的水桶放下,头一绕,将扁担换了肩膀,再挑起来。瞧他挑担子连肩都不会换,二霞忍不住扑哧一笑。可能听见笑声了,男伢将头一偏,望着她。瞬间,二霞看清了他的脸,确实好瞧,像电影中的人。可能是看二霞在看他了,男伢走得更快了,转了弯,身影被房子遮了。二霞本该直接顺小路回家,可她绕道走前面的路了,想再瞅一眼。

路过队屋,二霞朝里望望,没望见,却与一个人对面撞了下。那人哈哈一笑,二霞一看,是根伢。要是平常,二霞会对他笑笑,这次没理,红着脸擦身而过了。根伢对二霞说,乖乖子,还不理我啊。二霞仍急匆匆走着。

当晚,二霞在灯下埋头一针一线纳袜底,二霞妈借着光亮坐在那儿摇着纺线车嗡嗡纺线,雪球扑在桌旁写作业,堂嫂笑眯眯地来了。一见面,她用腿碰碰二霞的腿说下放户家那男伢挑水不晓得换肩,将那笨样子学给二霞看。二霞问堂嫂啥时瞧见的,堂嫂说中午做饭时。二霞妈在一旁说这有啥好笑的,人家城里伢没做过事。堂嫂在二霞耳边轻声说,这男伢长得真好瞧,问二霞看见没有。二霞晓得堂嫂心野,看男人看得能出水,摇头说没瞧见。堂嫂对二霞说,他准是个还没开叫的仔鸡公。二霞听了,扑哧一笑。她妈问笑么事?二霞与堂嫂笑得更响了。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