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历史故事

本栏目包括有历代皇帝故事、历史人物故事、成语故事、中国野史故事等,是历史爱好者的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历史纪事:得克萨斯的反叛:美墨战争的导火索

来源:故事中国 2019-03-03 围观: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留下了无数的历史故事,值得一读。故事中国历史故事大全栏目精心整理了大量历史故事,供读者在线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篇关于历史纪事:得克萨斯的反叛:美墨战争的导火索的历史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历史纪事:得克萨斯的反叛:美墨战争的导火索吧。

历史解密:历史纪事:得克萨斯的反叛:美墨战争的导火索

得克萨斯的反叛 第一块为相当数量的美国人定居的墨西哥领土是得克萨斯。墨西哥独立时,得克萨斯境内具有西班牙人血统的非印第安人(Tejanos)只有2000人。为了开发这一地区,墨西哥政府接受了出生于康涅迪格的农场主摩西·奥斯汀(Moses Austin)提出的建议:接受美国人来此地居住和开发。1820年,奥斯汀得到了一大笔土地赠予。他随后很快就去世了,他的儿子斯蒂芬继续实施这项计划。他将土地分成小块,以每亩12美分的价格卖给从美国来的定居者。1830年,该地区的美国定居者人口达到了7000人,大大超过了西裔非印第安人的人数。

墨西哥政府开始为自己对这一地区控制权的减弱感到担心,于1830年废止了既存的土地赠予条款,并禁止美国移民进入该地区。在斯蒂芬·奥斯汀的领导下,美国定居者要求从墨西哥政府那里获得更大的自主权。当地的西裔非印第安人精英阶层的一部分人也加入到美国人的队伍中来。这些人多为牧场主和大农场主,他们对伴随定居者而来的经济繁荣表示欢迎,并与美国商人一起组成了经济上的联盟。奴隶制问题进一步激化了矛盾。墨西哥已经废除了奴隶制,但当地政府却允许美国定居者将奴隶带入得克萨斯。1835年,墨西哥统治者安东尼奥·洛佩斯·德·桑塔·安纳将军(General Antonia Lopez de Santa Anna)派出一支军队,前来行使中央政府的权威,一个地方委员会抨击他的做法是“把自由赋予给我们的奴隶,把我们变成了奴隶”。

历史纪事:得克萨斯的反叛:美墨战争的导火索(图1)

(网络图片,与正文无关)

图 美墨战争行军路线

桑塔·安纳军队的出现引发了得克萨斯的一场混乱的反叛。反叛者组成了一个临时政府,该政府很快提出了得克萨斯独立的口号。1836年3月13日,桑塔·安纳的军队对阿拉莫——位于圣安东尼奥的一个传教士据点——发动了攻击,杀死了包围据点的187名美国人和西裔非印第安人。“记住阿拉莫”于是成为了得克萨斯人的战斗口号。4月,由前田纳西州长山姆·休士顿(Sam Houston)带领的军队在圣哈辛托战役(Battle of San Jacinto)中打败桑塔·安纳的军队,强迫他承认了得克萨斯的独立。休士顿很快当选为得克萨斯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1837年,得克萨斯国会提出要与美国合并。安德鲁·杰克逊和马丁·范布伦总统却担心,在联邦中加入另外一个蓄奴州,定会引发新的政治争执,所以两人都将这一要求搁置不理。美国定居者却继续大量涌入这一地区,许多奴隶主占据了当地最肥沃的土地。至1845年,得克萨斯的人口已经达到15万人。

1844年美国总统选举

兼并得克萨斯的问题一直被束之高阁,直到约翰·泰勒(John Tyler)总统任职期间它才得以重新提出;泰勒的目的是希望借此挽救他失败的政府,并为自己赢得1844年总统大选提名争取南部的支持。1844年4月,国务卿约翰·卡尔霍恩的一封信被泄露给了报纸。卡尔霍恩是泰勒任命的,他的信将兼并得克萨斯与增强奴隶制在美国的影响力直接联系起来。一些南部领袖人物甚至希望把得克萨斯划分成几个州,以增加南部在国会的代表权。当月晚些时间,亨利·克莱和范布伦在肯塔基州克莱的农场见面。两人分别是辉格党和民主党预期中的总统候选人,同时也是美国政党体制中德高望重的领袖人物。两人同意分别发表公开信,反对立即兼并得克萨斯的行动,理由是这样做可能会挑起与墨西哥的战争。显然,克莱和范布伦仍在使用传统的方式来面对奴隶制问题——即企图将这个问题排除在全国政治之外。

克莱按计划得到了辉格党的提名,但对于范布伦来说,公开信却如同一场灾难。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那些倾向于兼并得克萨斯的南部人抛弃了范布伦的计划,他也因此而未能得到提名所需的2/3多数的同意。代表们于是转向支持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前田纳西州州长詹姆斯·波尔克(James K. Polk)。波尔克的主要可取之处在于他对兼并的支持和他与安德鲁·杰克逊保持着十分密切的私人关系。杰克逊在当时仍然是最受欢迎的民主党领袖。与他之前几乎所有的总统一样,波尔克也是一个奴隶主。他在田纳西和密西西比都拥有大片的棉花种植园,那里的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儿童奴隶中仅有一半的人可以活过15岁,成年奴隶则大批的逃跑。为了安抚因拒绝范布伦的提名而在感情上受到伤害的北部民主党人,民主党的竞选纲领提出,不仅要“再次兼并”得克萨斯(意即得克萨斯是路易斯安那购买领土的一部分,等于历史上曾经属于过美国),而且还要“再次占领”整个俄勒冈地区。“要么五十四度四十分,要么开战”——即美国要控制俄勒冈地区内直到美国北部北纬54°40′的边界——成为了一句时髦的竞选口号。然而,北部民主党人中的范布伦派将南部的行径视为一种出卖,并因此怀恨在心。他们的仇恨在未来几年中将深刻地影响美国的政治。

波尔克是总统大选历史上的第一位“黑马”候选人——即他的候选人提名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那年秋季,他在一场实力极为接近的竞选中击败了克莱。波尔克所得民选票的多数少于2%。如果不是作为自由党候选人再次参选的詹姆斯·伯尼从纽约州反奴隶制的辉格党人手中赢得了16000票,克莱将赢得这次选举。1845年3月,在波尔克就职的几天之前,国会宣布,得克萨斯正式成为美国的一部分。

通向战争之路

虽然詹姆斯·波尔克几乎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物,但他走马上任就任总统时,却带着一整套定义非常清楚的目标:降低关税,恢复独立财政体制,解决关于俄勒冈拥有权的争端,将加利福尼亚纳入到美国的版图中来。国会很快针对前两个目标进行了立法,第三个目标通过一项与英国签订的协定而得以实现,该协定将俄勒冈地区在北纬49°处一分为二。许多北部人对这个妥协非常失望,把它看成是波尔克对自己竞选承诺——即决不在不放一枪的情况下放弃俄勒冈的任何一部分——的背叛。但是,总统保住了他的主要目标,获得了威廉特流域和极为壮观的皮吉特海湾。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