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历史故事

本栏目包括有历代皇帝故事、历史人物故事、成语故事、中国野史故事等,是历史爱好者的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历史纪事:拉丁美洲独立战争有着怎样的历史局限性?对世界又有着什么影响

来源:故事中国 2019-04-29 围观: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留下了无数的历史故事,值得一读。故事中国历史故事大全栏目精心整理了大量历史故事,供读者在线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篇关于历史纪事:拉丁美洲独立战争有着怎样的历史局限性?对世界又有着什么影响的历史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历史纪事:拉丁美洲独立战争有着怎样的历史局限性?对世界又有着什么影响吧。

历史解密:历史纪事:拉丁美洲独立战争有着怎样的历史局限性?对世界又有着什么影响

翻开世界近代史,人们注意到一个显着的现象,即最早从殖民主义枷锁下摆脱出来的两个地区——英国北美殖民地和拉丁美洲,其后来的发展完全不同。英国北美殖民地——现在的美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发达的地区,它从独立后开始锻造统一的民族国家,并且在经济上欣欣向荣,充满活力,一派兴旺景象。而西班牙美洲殖民地——它在独立前明显比北美洲富裕、也更有吸引力——现在却仍旧在“发展”的泥淖中苦苦挣扎,似乎怎么也跳不出“欠发达”的阴影。然而人们不应该忘记,拉丁美洲是继英国北美殖民地之后挣脱殖民锁链的第二个地区,从它在独立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及资源条件看,它的发展潜力无论如何也要比北美洲好。那么,拉丁美洲为什么发展不起来 它为什么至今仍然是“第三世界” 看来,只是独立这一因素并没有为现代化发展提供充分的条件,值得注意的是拉丁美洲的独立运动中却蕴含着后来发展的障碍。尽管在20世纪有一些学者把不发达归咎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存在,归咎于“中心”对“边缘”的剥夺;但拉丁美洲内在的因素却构成对现代化发展的强大阻力,使拉美的发展十分艰难。本文试图对拉丁美洲的独立过程进行分析,以探讨拉丁美洲现代化从一开始就出现的重大失误。

(一)

拉丁美洲的近代史上充满了暴力,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起,欧洲人就对拉丁美洲进行武力征服,在大约一个世纪时间里,原有的土着印第安人大量被消灭,有些地区,比如加勒比海一些岛屿上,几十万印第安人一个也没有剩下,不得不从非洲运来黑奴填补他们的空缺。征服留下一个复杂的社会,由于征服主要靠军队进行,男性移民在征服者中占主要部分,这样就造成一个复杂的人种金字塔,在顶端的是征服者自己,即来自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半岛人”。低一等的是殖民地出生的土生白人,他们不可以担任高级官员,然而却控制着殖民地的地方社会,是地方上的豪强劣绅。再往下是欧印混血人,这在西班牙美洲数量庞大,在许多地方占人口多数,但他们既不被西班牙文化传统所认可,又不是印第安文化的继承人,他们是一种文化上的“弃儿”,在殖民时期备受欺辱,心态十分复杂。与之相似的是黑白混血人,其地位比欧印混血人更低。再往下还有纯粹的有色人种,包括印第安人和黑人。这样一个人种复杂的社会必然蕴含着复杂的文化内涵,人种的区别和文化的区别纠缠在一起,而且与社会阶层之划分交叉重迭。于是,人种、文化、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政治权利等等所有差异都搅成一团,在拉美的殖民地社会布下了一道道裂痕。

历史纪事:拉丁美洲独立战争有着怎样的历史局限性?对世界又有着什么影响(图1)

(网络图片,与正文无关)

除这种社会的分割之外,又增加地域的分割,使拉美社会更加分裂。美洲南部地形复杂,有重重的地理障碍,中美洲中央就有两道山脊,把狭长的地峡分成大西洋沿岸和太平洋沿岸两部分。南美洲安第斯山脉纵贯南北,山势险峻,把居民点包围在一个个海拔2000-4000米高的山谷盆地中。亚马逊河流域宽广近500万平方公里,至今仍是人迹罕至的原始热带雨林。沙漠形成第三大障碍,使本来就复杂的地形变得更加复杂。由于地形复杂,交通就十分不便,南美洲主要河流大多无法通航,陆路交通又十分有限,直至本世纪50年代末,秘鲁仍有30个省城无公路与外界连通,运输工具从骡车、马背直至肩担手挑一应俱全。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的分割状态就可想而知了,一位英国地理学家在1960年写的书中还这样说:拉美的居民实际上分裂成“一连串的群落,如大海隔开的岛屿,被其实是无人居住的森林与荒漠分割开。”事实上,拉美多数人口居住在环大陆一圈的城市集镇中,其中大多数集镇人口不多于400人。内地则是一些极分散的居民点,庄园是其活动中心。大庄园可以是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英亩的大牧场,牧场上的工人寥寥无几。在这样一种地理环境中地方主义是显而易见的后果,而且这种地方主义极其狭隘。虽说拉丁美洲有共同的语言文化背景,但共性是想像中的,事实上并不存在。弥散于拉丁美洲的是地方文化、地方特性、地方生活方式和地方认同感,它所造成的政治后果就是——它很难形成统一的政治权威,正如一位波多黎各总督所说:拉丁美洲“要么是独裁,要么是混乱。”

在殖民时期,这种分散状态被殖民的专制统治掩盖了。西班牙本是专制国家,在它统治的广大拉美地区,完全实行集权统治。西班牙把西属拉丁美洲分成几个总督管区,由西班牙国王委派总督,对殖民地进行直接的管理。在这里,重要的官员都是从母国派来的,也都直接对西班牙国王负责。只有“半岛人”才有最充分的权力,哪怕是土生土长的白种人,也被排斥在全局性的政治活动之外。因此,专制的传统由母国传给殖民地,西班牙国王依靠由“半岛人”组成的庞大的官僚机构及直接由本国派来的庞大军队维持着殖民地表面的平静,使之看起来像一个统一的实体。在这个实体中,尽管社会布满裂痕,族群与地域的分割愈演愈烈,但西班牙国王的权威是最高的权威,这一点在整个殖民地都得到承认。

但殖民地独立运动却否定了这个权威,使各地都不再服从西班牙的统治。拉丁美洲内在的矛盾立刻就暴露无遗:作为一个高度涣散的社会,它需要高度集中的权威,但高度集中的权威在高度分裂的社会中根本就无法形成。拉丁美洲独立运动未能提供必要的权威,致使拉美社会陷于瓦解的状态。

(二)

我们不妨把拉丁美洲的独立和美国的独立做一番比较。北美独立运动开始时,英国已是君主立宪制国家,议会掌管国家政权,权力分散在各个层面上,就是殖民地电和母国一样,有民意代表机关,因此有自治传统。独立运动开始后,英国的权威被否定了,代表机关立刻就递补上来;“人民主权”这种思想本来就隐含在英国的制度中,而它的执行机构又是现成的,即各殖民地议会。于是,很快就召开了各殖民地都参加的大陆会议,而大陆会议也立刻成为所有殖民地都承认的最高权威,因此在美国独立战争中没有出现权威失落的现象,相反由于一切权力转归由民选产生的代表会议,独立运动同时也就成为一场静悄悄的政治革命,最终使“人民主权”这个思想第一次在政治实践中体现出来。在独立战争中,大陆会议指导战争,组建军队,任命高级指挥官,征收战争税款,召募兵员,开展外交活动,俨然是各殖民地的最高同盟政府;最后,大陆会议制定宪法,宣布了新国家的诞生。在这个过程中,“人民主权”得以确立,正如美国联邦宪法开宗明义所说:“我们,合众国的人民……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后代争取自由幸福,因而给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这套宪法。”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