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历史故事

本栏目包括有历代皇帝故事、历史人物故事、成语故事、中国野史故事等,是历史爱好者的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历史纪事:曹恩道夫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有着怎样的战略布局

来源:故事中国 2019-05-23 围观: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留下了无数的历史故事,值得一读。故事中国历史故事大全栏目精心整理了大量历史故事,供读者在线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篇关于历史纪事:曹恩道夫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有着怎样的战略布局的历史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历史纪事:曹恩道夫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有着怎样的战略布局吧。

历史解密:历史纪事:曹恩道夫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有着怎样的战略布局

东向寻敌

但是在东方,形势越来越危急:大耶格尔斯多夫战役后,腓特烈派多纳中将(Dohna,后成为元帅)接替汉斯·冯·列瓦尔德元帅的职务,但是以26,000人的兵力根本无法完成挡住俄军的任务。大约有总数十二万的俄军正在逼近普鲁士本国;其中最接近的是由威廉.菲默伯爵(William Fermor)指挥的四万三千余俄军,距离柏林已经不到一百公里。不过菲默伯爵后来决定放弃自行进攻柏林的作战,而转为南下希望与奥地利军取得接触,在8月16日从背后接近并围攻库斯特林(Küstrin),那是普鲁士通往波希米亚境内的战略补给线枢纽。一但补给线遭到切断,在波希米亚与道恩对峙中的普鲁士军会全线崩溃,如果让俄军得逞,普鲁士将会遭到战略上的毁灭性损失。因此感到事态严重的菲特烈,于8月20日离开了奥德河上的法兰克福(Frankfurt am Oder,非西德法兰克福),亲率近卫团与塞德利兹的教导骑兵团等共15,000北上,于21日清晨和多纳将军(Dohna)监视俄军动作的一万普军会合,如此一来就集结了三万五千左右的战力,足以和俄国人一搏。他明白,留给他解除东方威胁的时间,最多仅有4周,而且只许胜不许败。

菲特烈派遣卡尼兹少将(Kanitz)率领两个团的工兵,在俄国人没有发现的位置修筑了一条桥梁,让菲特烈的部队可以顺利渡过奥得河。差不多在23日日落之后,普军主力就已渡河,并且行军迂回过在奥得河下游方向,由鲁缅采夫(Rumyantsev)率领的一万两千名侧卫部队,贴近到了俄国的菲默军团附近。

菲默伯爵得知菲特烈亲自前来的消息之后,解除了库斯特林的围城,并且移动到小卡明镇附近列阵备战,并在1758年8月25日跟自南面曹恩道夫(Zorndorf)北上的普鲁士军遭遇,于是七年战争中最为惨烈战役之一的曹恩道夫会战就此揭开了序幕。

历史纪事:曹恩道夫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有着怎样的战略布局(图1)

(网络图片,与正文无关)

普军计划

腓特烈大帝旗下大约有三万五千名官兵,其中约有一万人是骑兵。比较起俄军的话,普军极度缺乏弹药和火炮,同时人数也严重不足。菲默指挥的俄军虽有四万三千之众,但其中只有三到四千的骑兵,其它半数是正规的火枪兵,剩下约有两万人是临时抓来农奴兵组成的后备军团,战力上自认不足也造就了菲默伯爵采取防御策略与紧缩阵形的态度。

曹恩道夫战役伊始,俄军阵地面向东南方,右翼突前。腓特烈在东方,隔着一片森林面对俄军左翼。五万名俄军组成了大约仅三公里宽正面的横队,由于队列之间的纵深非常厚实,宽度与厚度几乎相等,因此可以视为另一种程度的方阵队形。这种加强配置兵力的厚横队,是在俄土战争中总结的经验发展出来的战术,被认为是最能有效发挥缺乏训练的俄国士兵战力之阵形。在追上俄军之后,菲特烈快就决定将攻击重心放置在俄军右翼侧比较缺乏经验的农奴兵上,计划集中曼陀菲尔(Manteuffel)和卡尼茨(Kanitz)中将的两个师,由塞德利茨的骑兵支援,左翼突前,以斜线式战术攻击俄军突出的右翼。希望透过打垮他们的战斗意志来造成俄军的全面溃败。在24日晚上小睡一阵之后,菲特烈于25日午夜起床,在森林与夜色的掩护下,率领军团全速急行军来到俄军右翼,准备对俄军侧背发起突袭。

侧击失败

凌晨三点左右,菲特烈下令右翼部队离开森林掩护,俄军的哥萨克发现了普军右翼的牵制行动,于是全军紧急起床备战,但未能察觉左翼的主力部队。比较有趣的一则纪载是,为了鼓舞军心并且不让士兵们逃走,菲默伯爵下令全体士兵在开始战斗前都可饮用伏特加,这使得俄军方面的士气大振。25日上午九点钟,普军的炮兵开始压制射击,左翼的卡尼兹与曼陶菲尔指挥之步兵师团也离开森林对俄军发动进攻。

在行进途中,普鲁士左翼与中央联系出现空档,虽然菲默伯爵试图派遣他的骑兵去捣毁普军炮兵阵地,但是他的哥萨克很快就被普军骑兵发现并歼灭了。

事实上菲特烈的策略非常顺利,在右翼由莫里茨 (安哈尔特-德绍) 亲王指挥的掩护骑兵顺利地击溃了俄国人带来的三个哥萨克骑兵大队,使得普鲁士军可以无后顾之忧地进攻左翼方向的俄军───然而,接下来即将爆发的战斗,却成为了欧洲人口中所描述「十八世纪最血腥残酷的陆上会战」。投入总攻的时候,预定跟随在后,加强进攻力量的卡尼茨师走错了路线,移动到曼陀菲尔师右侧发起攻击,这样,集中的西路突破演变成宽正面进攻。从俄军右翼发起奇袭的普鲁士军,原本预料他们的突然出现和袭击可以使俄军陷入混乱,但是在半小时左右的排枪与榴散弹射击之后,虽然俄军左翼的骑兵崩溃造成了大概15分钟左右的小混乱,俄国人的士气并没有崩溃,反而一波波的高呼着乌拉声冲入弹药不足的普鲁士军之中,开始了残酷冗长的刺刀肉搏。酒精的麻醉似乎使得俄国士兵成为了难以制服的勇士,而他们忍受普军炮击枪击的坚忍耐力与顽强斗志使得腓特烈的计划出现了最大的变量。

纵深厚实的俄军一边承受伤亡一边调整正面,普鲁士军的步兵逐渐从最初的侧翼奇袭进入全线混战,过了十一点之后双方差不多都把弹药打完,战场上一片杀声震天的短兵相接;但却仍然无法打垮不断涌上的俄国人,俄国士兵大量突入普鲁士的战列中进行白刃战,使得普军伤亡惨重。普鲁士的步兵在激烈的战斗中消耗了太多的体力,面对没有间断的俄军步兵波状突击,即使是腓特烈亲自指挥的近卫掷弹兵联队都出现了疲态,损失节节升高。为了要让普军的士气维持住不至于崩溃,菲特烈在这场战役中乘马四处移动,并在步兵之中跳下马来,游走在各联队间鼓舞士兵的斗志。一名普鲁士军官对此描述:「俄国人的尸体堆了一层又一层,炮弹和枪弹不断洒在他们身上,他们一排排的倒下,但是这些攻击一点用都没有,这些家伙仍不后退。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