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侦探悬疑

本栏目包括侦探悬疑故事,推理故事,警察故事,破案故事。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离弦之箭

来源:故事中国 2016-04-19 围观:

悬疑故事:离弦之箭

1

我不情愿地登上开往容城K879列车。

我本来在麻城采访美食节,却被临时要求去容城报道一桩轰动当地杀人案。负责社会新闻记者突发阑尾炎,曾经跑过容城这条线我必须匆忙上阵。

我毫无报道此类案件经验,难免有所疏漏,但不不说,这是一桩离奇杀人案,在我多年记者生涯中闻所未闻。

2

火车是半夜到达容城。容城火车站简陋,箱子在凹凸不平水泥地上翻滚,扬起厚厚尘土,我边走边捂住鼻子。这里冬天让人倦怠,只有接我小王精神抖擞。他是容城公安局人,之前一直跟我同事联络。他没认出我来,但还是把我当作省城来重要人物。路上他告诉我,局里领导很重视这个案子。被害人王自力是容城数一数二富豪,刚当选为人大代表,平时热心于公益事业,捐助了几所希望小学。

车路过金光大酒店时,小王指了指这座灯火通明建筑,说王自力就是靠承包这家酒店工程发财。车在酒店绕了一圈,从旁边一条小道穿过去,沿着河岸继续前行。河岸空无一人,却还亮着灯,灯柱下飘扬着自力城建集团旗帜。

公交站台上,王自力公益基金海报还没来及撤下。我快速地扫了一眼这个夏天装扮男人,白色真丝唐装,平头,表情和蔼。他被一群孩子簇拥着,手搭在他们肩膀上,脖子上挂着粉色花环,背后金铜色标语“自力城建集团向容城希望小学捐款50万元,孩子希望就是自力明天”,斜穿过他身体。

被安排入住招待所对面,工地上依然高高竖立着自力集团标语:安全人人抓,幸福千万家。

我问小王,工人们都知道老板被杀事吗?他说容城很小,一顿饭时间就传开了。

送走小王,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躺在床上。楼下大排档闹闹嚷嚷,在喧哗声中我听见王自力名字,很快又被压下去。南方冬天很冷,我把头埋在潮湿枕头底下,身体蜷缩起来,度过了在容城第一个夜晚。

3

我早早就起来了。为了方便采访,我穿了一条牛仔裤,踏了一双旧旅游鞋。白天容城另有一番风貌,街上人来人往,我看见一个拿着限量版手提包女人在和小贩讨价还价,露出胜利者喜悦。这里人打扮没规律可言,无法用一种风格定义,我显有点格格不入。

早点摊上坐满了人,我要了一碗米粉。卖粉妇女推荐说,她家汤粉出了名好吃,以前王自力常来。

一大早就听到这个名字,我吓了一跳,汤汁溅在手上。妇女又给我添了半勺,说这锅鸡架和猪骨熬了一整晚汤,是王自力最爱。

我装作无知地问,谁是王自力?老板娘大吃一惊,说容城没有人不知道王自力,他是这里最有钱人了。她用脚尖叩了叩地,“这片地他也买下来了,说要建购物广场,以后要我去大商场里卖米粉。”

我故意吃很慢,观察周围人反应。坐在我对面男人,大约40岁年纪,穿着破旧藏青色棉衣,像一个乡下人。他吸溜完粉,把碗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撂,油点甩在我袖子上,“王自力这个王八蛋,坑了我们工钱,他逍遥快活,我们却在这卖命。”他一点一点吐出鸡骨头,“真恨不杀了他。”

早点摊忽然静下来,大家用难以置信眼神望着他。卖粉妇女仰着头,用油腻袖套抹了抹眼睛,“自力现在去上面快活了。”

男人还是一脸愤怒,拳头落在桌子上,“去哪我也找到他,两万块钱不能就这么赖掉。”

“他已经死掉啦。”周围人小声地提醒他。

“死啦?谁干?”他吓了一跳,抽回手,落在膝盖上。

卖粉妇女背过身去洗碗,说话人喝光了碗里汤,咂巴着嘴跨上了摩托车。我和男人面对面看着,一脸惘然。

回到招待所,我一直在等小王电话,手机却像坏掉一样,直到中午也没声音。

我蜷缩在被子里,打开电视。容城电视台滚动播出着艺术品限量发售广告,我出生艺术世家,看透了这套把戏。又切换到另一频道,放着多功能菜刀广告,一个迷人主妇被英俊男人从后面环抱着,一边切萝卜丝一边对着镜头微笑。镜头给了精美包装盒一个特写:爱妻牌多功能刀具,我跳下床记下刀价格和型号。我对厨房有天生热爱,把做菜当成享受,不禁又想起那个没能成行美食节,遗憾地关了电视。

过了午饭时间,依然没人联系我。

我问了前台阿玲,招待所离容城公安局有一段距离,她推荐我坐门口电动三轮车,并告诉我要还价到3块钱。我感激地冲她笑笑,却发现她两眼通红,像是哭过。

载我是一个老汉,他说自己75岁了,我不相信。他说容城人都长寿,哪里像王自力那个倒霉鬼,才45岁就被人砍死了。

我惊讶地问他是否认识王自力,他笑着说,容城哪个不认识他?

车头拴了铃铛,车叮铃叮铃行驶在一条笔直马路上,两侧都是装修过店面,隔几十米就会出现“光明大道”路标。

“这条路是王自力领着施工队修,是容城最宽敞马路。他用小轿车把市长接过来剪彩,剪彩小姐是他亲自去旅游学校挑选,她们站可真直啊。10000响鞭炮从街头炸到街尾,就在她们脚底下。”老汉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着。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死去的丈夫来敲门
下一篇:竹笋的肥料